匀岭

一一

第七年

春天的伦敦很冷。
也许是心理作用使然,德拉科•马尔福在这个清晨醒来时便感到无声的风侵袭城市的冷酷。
冰凉而又毫无生机,是死去的东西才具有的模样,而风,却这样行尸走肉的存在了一年又一年。
第七年了。
开始总是最难熬的,身体的每一处不适感都在告知着自己分离的痛苦。每每濒临夜晚,那种隐忍的情绪就像快要喷发出来,挟裹着浓厚沉重的黄昏,轰轰烈烈,一起沉寂在延伸无尽的黑暗中。
赫敏•格兰杰。大战后的第一次重逢,却偏偏要以这种姿态。

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依旧热闹着,喧哗着。崭新的生命与笑颜源源不断的涌进这个地方,像是从未出现过战争般,恍惚间,赫敏似乎回到了七年前,她也是这般兴奋而憧憬的坐上霍格沃兹特快。
七年不过转瞬,可主人公早已不再是她,故事发生后便随风而逝,到头来,她什么也没抓住。
“妈妈,快看这个纸飞机!”
脆耳的童音打断赫敏的思路,她蹲下身拍拍孩子的头,这个动作从她刚生下孩子到现在已重复了太多次,曾经对未来生活深深恐惧着的她也早已释然。
生活永远在继续,你总是得学会放弃,哪怕是…铭记不忘的情感,永存的烙印。
到最后,赫敏已分辨不清那时念念不忘的人,到底是真实存在,或只是恍然一梦。

梦醒时分,他们擦肩而过,形同路人,永不相识。



德拉科捡起飞来的纸飞机,白纸已有些褶皱。他首次在这里看见未施过魔法的物品,看上去有些神奇的新鲜与纯洁感。
他抬头,对上她的目光。
人群依旧嘈杂,罗恩与哈利交谈着,阿斯托利亚整理着马尔科的书包。
还是那副模样嘛,尽管你的头发早已不再同从前那样膨胀干燥,笑起来也不再露出那副大板牙。
德拉科尽力安慰着自己,眼前的那个她,依旧是他熟悉的那个人以及…努力爱过的那个人。
风吹来陌生冷酷,去时平静安详。
他似乎看见她眼里泛起水汽,让他想起秋天氤氲在田野间的晨雾,笼罩于它之中的物体像是沉溺在水中般琢磨不透。
心口忽然绞痛,如果自己再勇敢一点,也许她便不会用这般悲伤的目光看着他。
他也不会在漫漫长夜之中辗转反侧,自责后悔。
明明,不该这样的。

不知哪一方先移开了目光,德拉科低下头,忍住失落与内心的空荡,手中的纸飞机已因为自己刚刚的拿捏而变了形状。纸飞机一样无力却充满希望的,是德拉科与赫敏的情愫。
她知道这是不对的,他们是在犯罪。
可她依旧沉迷于此,如同嗑药的人紧紧抓住毒品一般,最后也许戒掉,却依然莫名的怀念曾经的悸动。

“赫敏?我们走吧。”罗恩说。
“德拉科?”阿斯托利亚挽住德拉科的手。
多么的自私啊,最后也没有留给对方一眼。也许彼此心里都恐惧着对方,惧怕着最后一个眼神,颤抖的心跳,会成为有生之年最黑暗的噩梦。
所以将它变成幻想吧,属于自己一个人的。这样就不会被发现,也不会被伤害。
呐,赫敏。在我心里,你被我保护的很好。你要好好活着,开心的笑吧,别把你的蓬发与板牙也给别人看到。至少那些是属于我的。
它们真的很可爱。


赫敏最后还是偷偷的看了德拉科一眼,这份感情里,她也从来都是主动的那一方。
七年,她依旧不明白德拉科。或者说,她依旧不明白自己的感情。
她又想起战时他们分别的那一幕。
也是在这火车旁,轰鸣声像是要淹没世界的海潮。她在德拉科进入火车前的最后一刻叫住他。心中的痛苦就要喷发出来,他怎敢就这么丢下她,如此决绝的转头就走。
她终于明白了,在这一刻,我不怕你不在用目光温暖我,不怕你爱上其他人,也不怕你背叛我。我只是害怕,你会被这战火带走,永远的离开我。这样我就连远远偷望你的机会都没有了。
你能明白吗?这是骄傲不可一世的赫敏最卑微的爱。

德拉科回头,铂金的发色是夜空中的繁星。他似乎是用尽全身力气深深望了赫敏一眼,深邃的蓝色瞳眸像是要将赫敏吸入。
来不及回神,德拉科已轻轻将赫敏搂住,用修长的手臂将赫敏蜷在自己的身体中。
白皙的手指抚过赫敏颤抖的湿润睫毛,像是亲吻一般拭去她滚烫鲜活的泪珠。
他说,“不许哭,小泥巴种。再见。”

评论
热度(11)

© 匀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