匀岭

一一

我现在很小。我身边的人们描述身边所发生的事情。文字能治愈他们,也能杀死他们,就像吗啡那样的慢性毒药。


可我,我却潜心勾勒从没经历过的,思维里幻想出的,说起来,我的文章都是空空其谈,既无章法,也少实际。只不过是一些闪过的图画,一些不被人记起的词句。每一次写下文字的时候,就像是掏空心脏。写文也不能救我,它不能让我好过,但我必须这么做,我必须满足我的幻想——否则它将吞噬我。无意间我树立了一个最为残忍的信仰。


这一切归功于我喜欢在别人的故事里流泪,却只希望自己的生命中做一个陌生人。



/  
评论

© 匀岭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