匀岭

一一

失眠

寂寞如雪的老男人

利威尔近日有些失眠。入睡时总是想起一些生活琐事,大多是关于艾伦。

二月初也到了深冬最寒冷的时候,他所居住的城市经常下雪,屋里暖气熏的让人头脑发胀。他甩开沉重的风衣躺在床上,家里早已乱的不成样子,干净的布料与撕开的速食口袋混在一块,洗碗池的餐具还泡在粘腻的清洗剂中。他也没心情打扫。

应景的,外面开始下雪。如果此时再有一束光,那种非常强烈的白光照进来,就和他的梦境一模一样了,他想。他伸出手,让蜷着的手指伸展。这个弧度非常漂亮,瞥眼刚好能瞧见艾伦的侧脸。届时男孩总是抬头,将眉眼弯成一个可人的弧度。他眯眼看他,如同窥见神迹一般小心翼翼。那束白光不偏不倚打在艾伦脸上,强硬且生涩,却柔软的让他足以安眠。

他又想起艾伦已经几天没有回家,上次见面他还狠狠地咒骂了自己。利威尔有些头晕,大抵是来自艾伦类似鄙夷的眼神——说来好笑,他几天前竟像个孩子般命令艾伦不许离开他,永远不可以。

现实总是与理想相反,他如今恐怕是再无法安眠了。利威尔起身熄灭了烟,他不确定艾伦还会不会回来。

“也许你该试试这个了。”韩吉将一块黑色的方形物体放在利威尔桌上,他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。这大概又是什么新时代的产物,于是他并未抬眼。

“利威尔你也太落后了吧?你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。”

他烦闷的啧声,韩吉仍然在喋喋不休的阐述某种他不懂的东西,聒噪的像只麻雀。也许韩吉说对了,他原本只是不想花费大量精力在这些浮华且易逝的东西上。

男人正想将文件摔在桌上然后狠狠的与韩吉来一场唇枪舌战,但他突然失去了力气。

“利威尔先生,您真的不知道这个是什么?”

他想起某个小鬼也曾这样说过。那时他在打扫卫生,艾伦在他跟前跳来跳去。男孩瞪着那双好看的眼睛看他,惊讶的哈哈大笑,他拉住利威尔的手,一字一句认真教他这个崭新的流行词汇怎么用。然而男人烦躁的只想躲开。

也许他真是老了,老的不成样子。

“喂……你没事吧?”韩吉推了推他的手,“最近怎么经常走神。”

他嚅了嚅嘴唇,怔了片刻。某种情绪触手可及,韩吉竟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。

“我没事。”

世界恢复如初。他继续低头工作,街上人来人往。

此刻有如山的论文与作业正等着艾伦,他记不清上一次睡觉是什么时候了。事实上,他已在这个狭小的宿舍待了整整八天,只有笔尖沙沙的声响能证明他还活着。期限愈加临近,艾伦焦头烂额的在满桌的文件中翻阅整理。

他其实明白,他也并非被迫无法回家。非要说个什么原因,也许是害怕。

晚风中那个男人从背后抱住他,苍白的衬衫边角撩动他的背脊,月光擦过苍白,因而带上温度。他将下巴抵在艾伦头上,从后方牵住他温暖的手。他的睡衣上还残存男人的体温。纯真如同婴孩。

“外面真冷,您就穿这么少吗?需不需要开暖气?”艾伦偏头问他。

“不需要了。抱着你就很暖和。”他微眯着眼。

艾伦转过身来笑盈盈的望他,拱进他的怀里,像条乖顺柔滑的鱼。“我哪能陪的了你一辈子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。”气氛有些冰冷,利威尔扳过艾伦的脸,灰色眼眸深沉如墨。

艾伦有些愣住,他迟钝而呆滞的看向利威尔,不解男人为何如此动怒。利威尔看着他,坐直了点起一根烟。他们就此沉默了好久,最终男人对他说,你不能离开我。

你不能离开我。这句话隐没在烟头所释出的雾气里,模糊黯淡的让艾伦想逃。

外面下起惨烈的大雨,雷鸣如鼓击。思绪不禁混乱起来,艾伦抬头看见埋头苦干的众人,莫名有些烦躁。

艾尔敏见此拍拍艾伦的肩,安慰道,“再坚持会儿吧,马上就完成了。”

他点点头,打开台灯。灯光刺眼的让他想流泪。

看表时已是凌晨一点左右。应是夜深人静的时间点,桌上的手机却突兀响起,骤起的铃声不禁让艾伦吓了一跳。

他打开,是利威尔的电话。

电话那头传来均匀细小的呼吸声,沉默重的让他有些不知如何开口。

“我喜欢你不说话的样子。”男人轻笑,“‘你不语的时候,我的声音触及不到你。’这样你就能完全属于我了。因为你永远活在我之外远方。”

“您是在嘲讽我吗?我不是不自持,也不是喜新厌旧。”艾伦怒吼,“总之……够了!”他重重的将电话挂掉,终于泪如雨下。

艾尔敏等人惊讶的看着他。三笠静默不出声。

两点了。艾伦坐在椅子上,颓废如一簇死灰。

“有人找你。”

他僵硬的起身,来到门口。男人站在那儿,干净的西装被雨珠浸湿。

艾伦走出去,抹了抹眼睑的湿气,他努力睁大双眼。雨雾让男人模糊的像一座屹立不倒的山峰。

“艾伦。”

“和我回家吧。”

就当自己在做梦吧,一场非常非常令人恐惧的梦。他不理会那个低沉沙哑的声音,径直向回走。一切就同梦魇,激起某处细小的痛苦。例如分别与死亡,伤害与胆怯。

一声惊雷响起,艾伦猛的呆住。以前在这个时候——当恐惧将他包围的时候,他总在想利威尔,他想他,每一处地方都想他。这是他无法抗拒的,就像他无法拒绝来春时的一片嫩叶。

他回头看见男人远离的身影,痛苦犹如黑暗。

有种念想在他心中来回撞击,就如这惊雷般强硬且充满震慑。他不能选择一条今后追悔莫及的道路。自然的,艾伦头也不回的向前跑去,他要跑到男人身旁,然后搂住他,拱进他的怀里。亲吻他每一处细纹与冰冷。就让那些不适与怒气见鬼去吧,雨水拍击在他单薄的衬衫上,他迈大步伐,用尽此生所有力气,卑微的像个亡命之徒。

回头对上男人红肿的双眼。艾伦终于卸下所有盔甲。

他抱住他,啜泣着说,对不起,我永远不会离开你了。

男人沉重的叹了口气,随即用外衣将瑟瑟发抖的他包裹起来,男孩肩膀随着抽泣微微耸动,利威尔将艾伦搂抱起来,带着衣物一并将他塞进车的后座。皮椅显然是冰凉的,于是更发紧的抱住男孩,握住他有些颤抖的双手。

“对不起……我以为我的怒气是因为学业的原因……”艾伦支支吾吾道,“我不该骗你的,你明白这是为什么。”

我知道,艾伦。我其实很清楚。他在心中默念,虔诚而决绝,就像永别。

“我其实很害怕。”利威尔启口。他喑哑的声线一丝不余的传进艾伦脑中。

艾伦缓慢的抬头,他已好久没看见这般眼眉低垂的利威尔了。

“我害怕我已老的不成样子,而我的爱人还年轻的像个孩童。”

他吻去艾伦脸上的泪珠,一遍又一遍,如同吻去圣经上的蜂蜜。脸颊处细小的绒毛触碰到他。

“你真傻。”艾伦破涕而笑,“爱人是不会老去的。”

随即他举起右手,庄严的宣誓。“利威尔先生——我的大英雄,你再也不要离开我。”

利威尔吻住他,细细舔拭唇上的细纹以及嘴角的弧度,他感到艾伦在回吻,青涩可爱的像冬季的雪花,精巧绝伦。他将手伸进男孩柔软的发丝,托住他漂亮的后脑勺,然后毫无疑问的加深了这个吻。艾伦双唇时而吐露出微小的甜吟,就像一朵花刚吐露芳泽一样。利威尔无法拒绝。

最后他抵在艾伦的肩上。“陪我睡会儿觉吧。”他说,“就十分钟。”

艾伦紧紧抱住他。久违的困意袭来,他终于在盼睐中瞧见春雪动容的痕迹。

第二天清晨,积雪覆盖整个城市。阳光被冷色漂净,白的有些发亮,刺人。利威尔这次醒来能看见一位天使倚在他身旁。这次他会告诉自己,我并非幻想,因为这不是梦境。

据说第二天让死在了宿舍中。原因是他做了双份作业。

评论(5)
热度(21)

© 匀岭 | Powered by LOFTER